信徒

#叉汉子#妇联盾冬锤基√#aph全员痴汉#米英不可拆不可逆#黑篮大法好#二次厨力广泛的深海党(雾#

ヽ(愛´∀`愛)ノ吃到了甜甜的糖~

LOBO是阿夏:

很正经的盾冬支线

正经的都不像我了【。

所以为了找回自我

下一章会画点神经病的东西!


其实本来定的后面还有2,3P的

但是我实在画不动了

就偷懒讲讲后面的事情吧(喂) ——

巴基哥哥顺利毕业,得到了冬兵(神盾局历任最叼的狙击手)代号X1

风骚紧身战术服X1 牛逼哄哄的武器Xmax

然后在一次外星人(...)来犯的战役中

为了保护史蒂夫被神奇的射线射了一脸(...) 

昏睡4个月后 醒来得到了 妹妹头X1  满脸胡渣X1 

觉醒了超尼玛神经病的技能“叮——”

巴基哥哥对自己的新形象很满意

于是就走了沧桑颓废冷峻杀手的路线

在夏伊洛的时尚界人气更高了呢【X


看了美队3后正在犹豫要不要吃盾冬的安利_(√ ζ ε:)_

白蓝喵的日常:

摸了一颗糖

【米英】纸条

嗷嗷叫着吃下了这颗米英的大糖✧٩(ˊωˋ*)و✧

葵夜:

【米英】纸条


 


 


 


写在前面的话:


 




 


*梗来自痞子蔡的《回眸》


 


 


 


*甜(说真的我上这么多年学都没干过这么浪漫的事情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亚瑟·柯克兰喜欢上了写东西。


 


 


 


写的东西林林总总,什么都有。


 


 


 


最近他突然对恐怖小说来了兴致,于是就趁着上早自习和下午自习课的时间写了起来。


 


 


 


他是个高二生,对于未来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对于那些不知道为什么占用了过长时间的自习课总是提不起来兴致。


 


 


 


鉴于他是个优等生,上自习课的时候又总是低头写写写(虽然写的不是作业)但是老师也看不出来,都感叹:嗯,果然柯克兰同学是个稳重的孩子,学习又好。


 


 


 


每次同学去外面上体育课的时候他就会在教室内构思情节,他融入不进去班里的那个集体也就不试着去融入。他在他自己的文字世界中过的很美妙。


 


 


 


奈何佳作总是没人欣赏,他在他的书桌洞里开始塞他写的恐怖小说的第一章。接着第二章、第三章都写完了。看到桌堂里厚厚地十几页的草稿纸,他只能淡然一笑——孤芳自赏说的就是他自己吧?


 


 


 


突然一天又是上自习课的时候,他在他的书桌洞里看到了夹在第五和第六页草稿纸之间的一张小纸条,纸条不大,上面的文字却是用红色的水性笔大大的写着的。


 


 


 


“WTF,Your fiction frightening me!!”


 


(卧槽,你的小说吓到我了!!)


 


 


 


???


 


 


 


在环顾了一圈周围同学没有看着自己之后亚瑟又将视线重新投到了纸条上,难道是同班同学擅自动了自己的书桌??不过不能啊,对于他们来说亚瑟就是一个熟悉一点的陌生人,而且他平时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应该不是被欺负了吧。


 


 


 


虽然班级的座位不是固定的,都是随便坐的,不过他每次都最早一个到校,然后在第三排的角落里规规矩矩地坐好,所以不存在被人使用书桌这种情况啊。


 


 


 


思来想去,他决定将这张纸条扔进垃圾桶,然后愉快的忘记这一切。并且将他写的恐怖小说的第四章塞进了书桌洞。


 


 


 


“最后Lucy死了吗;;噢,hero我真不喜欢这个结局。(死线)”


 


 


 


亚瑟精神未定地看着那第二天又冒出来新的纸条,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同学干的吓唬他。所以决定回复他一次。


 


 


 


刚要写上过分的话的手突然停下了,看着那张纸条句末画的哭丧着的小人儿地表情,他竟然禁不住嘴角上扬了。


 


 


 


其实就算是同学的恶作剧也好,要不就是小精灵在吓唬他也罢,他真的希望能有一个陪他说话的人或物。


 


 


 


无论是学习小组的四人一组还是中午围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是多余的那个,只有他总是孤零零的。虽然他坚信小精灵就围在他左右给他祈福,不过那毕竟不是真正的(real)。


 


 


 


“你看了我的小说吗?”亚瑟在那张纸条下面写上这排字,然后又觉得这不是废话么,Lucy(他小说里的女主角)昨天才被他写死,今天就出现了纸条。所以他把这句说跟没说差不多地话划掉了,又重新写道


 


 


 


“你是小精灵(elf)先生吗?”他承认这句话说得很蠢,但是他就是觉得这小纸条是小精灵写的。


 


 


 


他把这张纸条夹在了他新写的第五章小说草稿纸的夹页里,然后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谁都没再看他之后,像是刚做了什么坏事一样他深呼了一口气。


 


 


 


六点放学的时候亚瑟主动提出了包揽值日生的工作一直在教室里呆到了六点半,然而至始至终谁都没有出现在教室里。亚瑟有些遗憾似的,收拾书包回家了。


 


 


 


第二天到校的时候,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快速把手放到了书桌洞里,将草稿纸翻到昨天的那一页,果不其然的,一张新的纸条(边角还撕得破破烂烂的)出现了。


 


 


 


“不是小精灵(elf)哦,是阿尔弗(alf)。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每天晚上八点的时候都会来这里上补班XD。不要说出去哦,这是我们的秘密!你写的小说很有趣哦(虽然有点恐怖),不过hero可是不怕鬼的哦!!!”


 


 


 


补班?虽然自己上的是私立学校,不过还真没听说过补班一说。不过亚瑟和这个叫阿尔弗雷德的同学有了相同的秘密而感到异常的开心。朋友之间不都是互相分享秘密的吗?


 


 


 


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几乎是咧着嘴笑嘻嘻地在纸条底下写上了回复。


 


 


 


"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如果你是在高二的教室上补班,那也就意味着你跟我年龄相仿吧?谢谢你对我的小说的赞扬。你的秘密我不会说出去的。”当写完这句话的时候,亚瑟又突然想到如果不时时刻刻保持问句的话,对方会不会很难回复呢?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对方也是高二生。而且是白天还要去工作的“勤工俭学”生。而且阿尔的性格跟亚瑟截然相反,他很开朗,因为阿尔居然几乎每周末都会跟朋友出去玩,篮球足球棒球都是他的心头好,每次亚瑟词穷的时候他总会给亚瑟抛来一大堆的笑话。


 


 


 


“嘿;-) 亚瑟,你知道吗?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我姑妈的女儿来我家玩叻!她似乎特别热衷于玩植物大战僵尸。不过我看她玩了一会儿,她居然一直都在收太阳种坚果给僵尸吃、收太阳种坚果给僵尸吃、收太阳种坚果给僵尸吃;我问她为什么。她居然告诉我‘这难道不是一个养僵尸的游戏吗?’哈哈哈哈哈。”


 


 


 


亚瑟在自习课上几乎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不笑出声来,然后抖着字体在下方回复


 


 


 


“本来现在是十二月份就够冷的了,你能别再讲你的那些冷笑话了吗?我会感冒的。”


 


 


 


要说以前,如果用一种色彩来让亚瑟来形容学校的颜色的话,那一定是灰色。因为他觉得在校园里他是那么地压抑和枯燥。不过现在他居然开始盼望起了上学,因为他希望能更早的看到那张纸条,每天都会有鲜活的有趣的内容等着他,况且他有了朋友。虽然更接近于笔友。


 


 


 


……


 


 


 


“你不是补班吗?为什么还有时间读我的小说?”


 


 


 


“那是因为hero是被父亲逼着来上课的啊,说是要为继承家业做准备,学习超无聊的。而且教我们数学的老师长得像动画片里的那只穿着裤子的发糕。”


 


 


 


穿着裤子的发糕??对于阿尔弗雷德说的继承家业没太往心里去,而是被他后一句话吸引了注意力,思考了几秒钟,亚瑟才恍然大悟般地在纸条上用力写道


 


 


 


“那是海绵宝宝啊笨蛋!”


 


 


 


……


 


 


 


“亚瑟你的长相是什么样的。还有我可以叫你亚蒂吗?”


 


 


 


“粗眉毛,凭着这个我在任何地方你都可以找到我,你当然不可以叫我亚蒂,这听起来不怎么man”


 


 


 


“你居然会追求man?我一直以为你喜欢可爱的东西。”


 


 


 


“那你呢,长什么样,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挺喜欢毛绒玩具这一类的。因为抱着他们能让我安心!你不许笑话我。”


 


 


 


“金黄色地头发蓝色的眼睛,金丝眼镜爽朗的性格和迷人的微笑。Hero我可是万人迷!”


 


 


 


“自恋狂。话说你纸条上每次出现的油渍是怎么回事?”


 


 


 


“你居然都没发觉到那是KFC!那可是人间美味!”


 


 


 


“好吧,不仅是自恋狂还要加上胖子这一条了。”


 


 


 


……


 


 


 


“你除了写小说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吗?”


 


 


 


“写生怎么样?还有刺绣。”


 


 


 


“真是老头子一般的爱好呢。”


 


 


 


“bloody jones!!那你的爱好是什么啊?”


 


 


 


“篮球足球棒球都喜欢!”


 


 


 


“Oh 你这么胖居然意外还是运动系的男生!?”


 


 


 


“所以说别再纠结我胖这点了!!!hero才不胖!!!”


 


 


 


…….


 


当亚瑟像往常一样摸书桌洞的时候他发现里面居然按照排列一次写了三张纸条。


 


 


 


“最近要被老爸弄走去公司实习一段时间,这三天没法传纸条了;;不过hero我提前写出了三张,你一天看一张吧。对不起不能回复了!”


 


 


 


这家伙,温柔地…像个白痴一样啊。


 


 


 


亚瑟看着那三张纸条轻笑出声。


 


 


 


…….


 


 


 


别说三天了,有你的陪伴三十天也就转瞬即逝。每年白天的人写完纸条等待着晚上的人去回复,他们似乎是在一个世界里又似乎不是。


 


 


 


不过这书桌洞里似乎隐藏了太多的美好,以至于两人都开始感谢了这个靠窗第三排隐蔽的位置的存在。


 


 


 


他们每天凝视着纸条又似乎凝视着对方,实则是在凝视着青春。


 


 


 


……..


 


 


 


“话说,快到二月中旬了呢。”


 


 


 



 




 


亚瑟看到这句陈述句挑起了一根眉毛,这让他怎么回复?这句话里有什么别的意思吗?


 


 


 


“你希望我做什么吗?”


 


 


 


“我想要你的联系方式,我想听你说话声。实在不行的话给我留张照片塞书桌里也行。是朋友的话连面都不能见很奇怪吧?”


 


 


 


“我以为你会要求我把写了三个月了的小说写完,你不是一直说想看结局来着吗?”


 


 


 


“那个也好想要,啊啊啊神灵可不可以让我许个愿望啊,我希望亚瑟能送我巧克力!!”


 


 


 


“唰——”亚瑟从座位上站起,瞬间吸引了全班同学的视线,此刻他脸红的像个苹果。


 


 


 


“柯克兰同学?”


 


 


 


“老师我不舒服!”


 


 


 


在心底诅咒了阿尔弗雷德几十遍之后,他又重新审视了一遍那张纸条,以前阿尔弗雷德纸条上总会有油渍,亚瑟问过他之后他才表示那是KFC,不过这张却没有,就连字也不再是模糊不清的了,反而是一改以往地俊秀地字迹。


 


 


 


“你都那么胖了,就别吃糖了吧?”亚瑟思来想去也只能这么回复了。


 


 


 


而阿尔弗雷德居然没有耍小孩子性子缠着亚瑟,而是在第二天就岔开了话题。


 


 


 


以为这巧克力事件也就算过去了的亚瑟真是太天真了。


 


 


 


因为他在2月14号那天进教室一摸书桌洞就被那一大大心形包装盒地巧克力吓到了,而且以前随随便便从纸上撕下来的小纸条也不见了!而是一封同样用心形贴纸粘住开口的信封。


 


 


 


亚瑟·柯克兰在高二,十七岁的年龄第一次收到了情书,来自一个同性的,而且还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额朋友的。他当场就惊傻在了座位上。


 


 


 


“People laugh,and people cry


 


Some give up,some always try


 


Some say hi,while some say bye


 


Some will forget you,but never will I .


 


 


 


 


 


Arthur,I❤U ”


 


 


 


直到看完最后一句话,亚瑟还是如此地难以置信。这封到处都洋溢着爱意地信让他不知所措。


 


 


 


直到早自习结束上课的铃声响起,老师的发言才从新唤回了他的注意力。


 


 


 


“阿尔弗雷德·琼斯同学是今天新转来我们班的,虽然是在高二这个特殊的时期不过大家还是要….。”


 


 


 


接下来老师的话亚瑟一句也没听,因为他猛然抬头正看见阿尔弗雷德站在讲台旁朝他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他身上,亚瑟似乎都有些恍惚了。


 


 


 


等到老师总算结束了她漫长的发言,阿尔弗雷德才得以快步走到亚瑟旁边的那个位置,把原本坐在那个位置上的同学拽了起来,然后霸道的坐在了那个位置上。


 


 


 


“我可以认识你吗?”一张纸条递到了亚瑟的面前。


 


 


 


亚瑟看着这个跟纸条上描述地一样的,金黄色地头发蓝色的眼睛,金丝眼镜爽朗的性格…和迷人的微笑。


 


 


 


是他。


 


 


 


亚瑟笑了,接过纸条在下面接着写下一句话。


 


 


 


“森林给了我绿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大海的碧蓝。认识你很高兴。”


 




 




 




 


写在后面的话: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我是作者葵夜,蔡的作品《回眸》我真的很喜欢,套用这样的梗写了这个短短的又散发着甜味的小故事,自己很是满足。毕竟我上课也曾经给别人写过纸条,那一张张的小纸片里蕴藏着的是每个人不同的故事呢。有时候情感的培养可能就是在这只言片语中吧。


 




 


因为是特殊地认识方式所以就连对待对方的方式也不一样了。暗自揣着这对方在纸条中的心思。感情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培养起来的。


 




 


最后一句话”森林给了我绿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大海的碧蓝。”是套用了那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自己十分喜欢的朦胧诗派的名句,希望你也能喜欢^^


 




 


再一次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文字功底几乎没有所以可能写不出来让大家看着也能感受到爱的作品,十分抱歉,以后也会继续努力的。

【同人/APH】本田菊的设计(cp)课程笔记

马修就这样被马修了´_>`

袖子:

1.在空间中,没有一个单独的部分或者元素是孤立存在的。
解读:就像在下班上的同学一样,每一个都有独立的人格,彼此却无法孤立地存在。
案例:费里西安诺桑需要路德维希桑替他系鞋带,需要路德维希桑在某些必要的情况下提供充分的肌肉充电(在下完全不能理解),需要路德维希桑饭后的手帕、运动后的水壶、夏天的雨伞、冬天的体温……(嗯,在下并没有写什么奇怪的东西。)而作为回报,路德维希桑的便当水准提高了不少。


2.增加元素的视觉重量,增强吸引力,有以下几种方法:不规则或者对立的形状;明亮的颜色与对立的质感;大体积和不寻常的比例;精致的细部。
解读:高大活泼的外形容易吸引人的目光,如果适时地表现出与之完全不同的温柔和体贴,就会产生秒杀心脏的效果。
案例:在下认为在这方面,阿尔弗雷德君在攻略亚瑟君的时候使用的淋漓尽致。众所周知,阿尔弗雷德君在读懂空气方面的能力就像亚瑟君在厨艺方面一样毁灭性的强大。这曾使众多女生扼腕叹息,浪费了那样帅气的外貌。但在面对亚瑟君这样的傲娇教科书时,阿尔弗雷德君的KY直率简直是最好的破解技能。而且阿尔弗雷德君这个时候的KY不会像平时那样讨厌(在下没有抱怨的意思),能让工作狂的亚瑟会长去休息吃饭的也只有阿尔弗雷德君的“无理取闹”了吧。
(哦呀,这不能算是KY,而是AKY,在下需要修改阿尔弗雷德君相关的档案)


3.和谐:在一个结构内各部件之间的一致性,令人舒服的协调感。
解读:喜欢与爱是无法抗拒的一致性,自然而然的协调感。
案例:罗维诺桑作为费里西安诺桑的哥哥,却是可以和亚瑟君比肩的傲娇,而安东尼奥桑是热情阳光深受女生欢迎的暖男设定,而且罗维诺桑对安东尼奥桑的关心总是回以粗暴的拳打脚踢,如果只是这样分析将得到一个错误的不协调结论。
在下通过无数的实地考察(例如学生宿舍,操场,街巷等秘密角落)和环境调研(由热情的弗朗西斯桑和基尔伯特桑提供),证实了这是一个双箭头的cp由爱协调的一组结构。
(该点在费里西安诺桑和路德维希桑、亚瑟君和阿尔弗雷德君身上同样充分地体现,在这里不做细表。)


4.重点在空间上的强调方式之一是空间的中心。
解读:对方即为世界中心。
案例:在下很想详细地描写这个案例,但是在下实在是记不起来另一位主角的名字。在下需要一会儿去询问一下弗朗西斯桑,只有他不会忘记那位先生的名字。


失礼了。【土下座】


#笔记来自于《室内设计图解》#